第六百七十章 国家机器全面启动_神话战国之我是赵括
笔趣书阁 > 神话战国之我是赵括 > 第六百七十章 国家机器全面启动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六百七十章 国家机器全面启动

  十月已是初冬时节,秋收结束,粮食归仓,冬小麦刚刚种下,长出嫩绿的麦苗,在寒风中彰显出盎然的生机。

  劳累了一年的人们回到家中,并没有时间休息。女人要抽丝织布,大点的孩子也要在一旁舂米。

  舂米是非常劳累的,甚至可以说苦不堪言,各国有一种刑法名叫城旦舂,就是强制男罪犯筑城,女罪犯舂米。

  即便墨家已经改善了舂米的工具,不仅能够用手,也可以用脚施加力量,使得小孩也可以完成,但依然改变不了舂米是一个体力活的事实。

  家境稍微好点的,家中能养得起牛,或者驴子,再有一盘磨盘,便可以用磨来碾压稻谷,能够节省很多力气。

  男子则在官府的组织下扒河道,修建水利。

  春天和夏天降水多,秋天要收粮食,耕种,深冬又太过寒冷,会冻死人。

  九、十月份是最适合扒河道的时间,这时候水位已经下降,河底的淤泥裸露在外,天气又不是冷到无法承受。

  因此每年这个时候,官府都会组织各村男子扒河,为期一个月,没有工钱,但是官府管饭,而且扒出来的淤泥大家可以自行运回自己家地中。

  这些淤泥土质肥沃,即便是不施加任何废料,长出来的庄稼也会超过普通的上田。

  对于农民来说,粮食就是生命,即便扒出来的淤泥不多,增加的产粮有限,他们也甘之若饴。

  不过今年有些地方要例外了。

  太原郡、雁门郡、代郡、云中郡四郡郡守同时发布公示,征调民夫往邯郸运粮。

  所有人都意识到,赵国要打大仗了。

  其实前线已经打了快一年了,不过因为赵国内部一直很安稳,粮价、盐价一直都很稳定,再加上这年头消息传递的又慢,因此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赵国在打仗。

  但是这次不一样,赵国朝廷已经决定,毕其功于一役,不惜一切代价打废秦国。

  现在赵国各地,秋收的农税已经收上来了,但赵国还要增兵,光靠这点粮食并不稳妥。

  邯郸和邺城的粮仓在长达大半年的消耗中,已经不剩多少了。

  武阳的粮仓要供给燕地,高唐的粮草要供给庞煖军。上党的粮食要支撑廉颇军。

  实际上,几个月前,朝廷就开始从河北各地调粮了。

  全国各大粮仓只有晋阳粮仓和河套粮仓没有动用。

  不到万不得已,赵括是不会动用河套粮仓的。

  河套免除五年赋税,至今没有缴纳过一粒粮食,粮仓内的粮食都是栗腹带着俘虏垦荒,一点点耕种出来的,全部用来支撑河套的水利建设。

  一旦朝廷征调河套的粮草,水利建设就会受到影响。

  除了河套、燕地之外,赵国所有郡县的粮草全部以各郡为中心集结,迅速向邯郸运送。

  云中虽然也归河套总督管辖,但当初赵国移民是填充贺兰、朔方、九原三郡,云中几乎没有移民,因此免税免徭役是轮不到他的。

  这一刻,赵国用了几年时间,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修建的官道展现了绝对的价值。

  从太原到邯郸,从云中到代郡到武阳的官道上,农夫们排着长队,或牵着马、或赶着牛,或推着车,将一筐筐,一袋袋粮食运送到目的地。

  粮食从代郡运送到武阳,或者从晋阳运送过太行山之后,会迅速装上船,或沿着黄河逆流而上,或沿着漳水顺流而下,迅速抵达邯郸,而后从邯郸沿着黄河一路送至荥阳。

  李牧收到朝廷的消息后,立刻将刚刚分散到各地不久的俘虏再次集结起来,迅速选拔出五万名俘虏,乘船前往邯郸。

  与此同时,一万名将士也选拔出来。

  蒙骜父子和秦开正在带领新军训练军纪。

  这么短的时间内,将新军训练成精兵是不可能的,但是至少得让他们知道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。

  轨道铺设没有赵豹想象的那么顺利,虽然技术上的问题克服了,但真正落实到实际,还是出现了大量之前没有预料到的情况。

  花了几个月时间,轨道仅仅铺设到代郡。

  不过即便如此,也缩短了不少的运输时间。

  大量的牛羊从草原运送到代郡,而后转向武阳,从水路运送到邯郸。之前建设的鸡鸭鹅猪养殖场,还有兔子养殖场,也不断将晒干的肉干打包装车。

  这一刻,赵国这台国家机器终于向世人展现出了它恐怖的底蕴和运作力。

  “从这一战开始,寡人将告诉天下人,什么才是真正的打仗。长平之战时,国内大饥,请食于他国的赵国,一去不复返了。”赵括目光深邃,意气风发。

  过去,秦国实力强大,白起战无不胜,范雎计谋百出。

  但是现在,赵国的名将和谋士是秦国的数倍。

  有两支军魂军团,骑兵十万,带甲数十万。

  粮草辎重无数,牛羊猪肉成车,各种咸鱼源源不断。

  官道水路畅通,可以将物资源源不断送往前线。

  国内百姓人人向战,将士闻战而喜。

  他将告诉秦国,什么是真正的恃强凌弱,实力碾压。

  三个臭皮匠还能赛过一个诸葛亮呢,他就不信了,乐毅、田单、廉颇、魏无忌、秦开、庞煖、乐乘这么多人加在一起,打不过区区一个白起。

  “大王,第一批粮草和牛羊等肉已经抵达邯郸归仓,明天就可以运往前线了。”蔺相如打断赵括的感慨,快速说道。

  大炮一响,黄金万两。

  物资充沛,前面将士打的爽,但是负责后勤的蔺相如一点都感觉不到快乐。

  自从赵括决定御驾亲征以来,他每天忙的脚不沾地,各种事情接踵而来,连白头发都多了几根。

  “派人通知魏国和韩国,让两国准备人手运送粮草。”赵括没好气的瞥了蔺相如一眼,不过蔺相如没有看到,他正在埋头处理文书呢,等会儿还要亲自过去查看仓库。

  储存粮草物资的仓库不仅要防水防火,还要防盗防鼠……不能有任何差错,一旦出差错,前线将士就会军心浮动,甚至饿肚子。

  蔺相如只有亲自检查之后才放心。

  “臣这就修书一封,派人送到魏王和韩王手中。”蔺相如头都没抬,一边批复文书一边说道。

  水运只能运送到荥阳,从荥阳到穰县这么远的距离,无法使用水运,赵国人手不足,只能由韩魏帮忙征派民夫了,正好那里也是韩魏的地界。

  “大王,五万大军已经抵达邯郸城外。”秦开迈步进殿,抱拳说道。

  赵国是不可能称呼他们为俘虏的,当他们被选拔出来入军的那一刻,就是赵军,而不是燕军俘虏。

  “寡人知道了,传令下去,犒赏大军。”赵括说道。

  “诺。”秦开抱拳说道,正打算转身离去,忽然想到什么,再次开口道,“大王或许可以抽空去一趟军营,至少让大家知道他们现在在为谁效力。”

  “多谢将军提醒,犒赏大军就定在明日午时吧,到时候寡人会过去。”赵括说道。

  “那末将就先回去吧。”秦开抱拳说道。

  如果说一开始来赵国,秦开只是被李牧的话所打动,期待未来有一天能够北上灭胡。

  那么来到赵国之后,秦开是真的被赵燕两地的巨大差别震撼了。

  一条条宽阔的官道,田间随处可见的高大水车,完善的水利设施,每两户人家就有一头耕牛,还有学院、藏书阁等等。

  在燕国,每次官府征发男子上战场,家家户户如丧考妣,想尽一切办法逃兵役,甚至全家逃入大山。

  但是在赵国家家户户却闻战而喜,官府只是张贴告示,下令各乡各里通知下去,便有无数人争相报名,没被选上人垂头丧气,反而被选上的欢呼雀跃,仿佛得到了莫大的好处。

  和赵国相比,燕国就如同尚未开化的蛮夷地区。

  但秦开并不是不知道以前的赵国啥样,虽然比燕国强,但是强的有限。而且这种强,只是因为赵国地理环境比燕国好。

  并不是赵国国君多英明,制度多先进。

  但是现在,秦开却看到了全方位的差距。

  一切的原因,都是因为现在的赵王。

  这个和燕昭王同样英明,甚至更加英明,而且更加年轻的君主。

  随着了解的越来越多,秦开对赵括的认可度也越来越高。

  特别是当秦开得知赵括为了给国人复仇,愤而伐齐之后,认可度直接达到了顶峰。

  仅仅是普通平民,赵王都愿意做到这种程度。

  若是大臣呢?

  这多年来,不要说平民,有多少大臣是被君主抛弃甚至杀掉的?

  秦开早年在东胡为质,无依无靠。晚年又遭君主抛弃,不被重用,最能体会这种感受。

  归心之后的秦开,开始为赵括着想,这才提醒赵括收复五万大军的军心。

  “大王,齐国急报。”秦开离开不久,虞信急匆匆的从外面冲了进来。

  “什么事?”赵括问道。

  “齐国已经查明,当初我赵国一乡被屠杀是秦国干的,他们派人收买了匪徒和齐国的官员,匪徒将我赵人杀害之后,立刻逃入齐国。因为这些官员已经被秦国收买,秦国手中有他们的把柄,他们不得不收留这些匪徒。使得我赵国认为这件事是齐国干的,从而发兵攻打齐国,挑起两国战火,使我赵国东西两面受敌。”

  “这是齐国官员和匪徒的供词。目前齐国已经派人将所有匪徒和涉事官员全部抓了起来,并送往邯郸,交给我赵国处理。希望我赵国能够看在赵齐两国时代友好上,从齐国撤兵。除此之外,齐国对秦国栽赃嫁祸的手段非常不满,齐王和齐太后欲和我赵国结盟,共同出兵伐秦。”

  虞信快速说道。

  这段时间以来,他不断为齐国出谋划策,甚至写信给冯去疾,让他协助齐国抓捕匪徒。并告诉齐太后,可以相信冯去疾。

  两个国家机器通力配合下,终于在短短半个月内,将所有在齐国的匪徒捉拿归案。

  至于是不是全部,说实话,不管是齐国,还是虞信,心中都有答案。

  赵括也清楚,不过他并没有纠结这种事,真正的凶手是秦国,匪徒和官员只是帮凶。过去了这么长时间,能够抓到大部分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  这也说明齐国已经被逼到绝境了,如果不是迫切想要赵国退兵,不可能甘愿受此羞辱。

  “匪徒和官员送到哪了?”赵括查看了一下信件,齐国没有作假,因为上面还有冯去疾的签字。

  至于冯去疾为什么会帮助齐国,赵括心中也有猜测。

  他并不是傻子,知道自从赵国吞并燕国之后,朝中大臣都主张从齐国退兵,只是他心中气不过,一直没有下令罢了。

  不过既然已经查明是秦国干的,那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坚持了。

  正好赵国要全力攻打秦国,多了庞煖军团也能多一份胜算。

  “禀大王,已经抵达历下。”虞信说道。

  “好好审一下,如果没有冤枉,就带到我赵人的墓前杀了吧,也算给我赵人一个交代,至于秦国,寡人也不会让他好过。”赵括沉声说道。

  “诺。”虞信俯身道,“大王,撤兵的事情……”

  “传令给庞煖将军,命其收到命令之后即刻从齐国撤军。将攻下来的城池全部还给齐国。楚军……”说到这里,赵括眉头一皱。

  他能命令庞煖撤军,但没法命令楚军撤军啊。

  当然,赵国撤兵之后,楚军就算不情愿也只能撤军,但是两国的关系可能会因此而僵化甚至破裂。

  这是赵括不愿看到的。

  “臣以为可以让齐国将楚军攻占的城池割让给楚国,那些城池已经被楚国攻占,齐国并没有实质性的损失,而楚国能够名正言顺得到大片土地。”虞信说道。

  这个办法不一定能让双方满意,却是唯一的办法。楚国不可能放弃吞到嘴里的肉,齐国也没有能力从楚国手中把这些土地抢回来。

  “先按照先生所说,然后传信给楚王,就说寡人邀请他共同讨伐秦国,击败秦国之后,当初楚国故地全部归楚国,我三晋一座城池不取。”赵括说道。

  让齐楚都满意是不可能的,以楚国的胃口,就算把半个齐国吞了都不一定会满意。不过楚国故地可比半个齐国大多了,而且距离赵国遥远,就算打下来,赵国也无法占领。

  如果楚国和赵国共同攻打秦国,他不介意将这块土地送给楚国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goth.com。笔趣书阁手机版:https://m.sgoth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