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5章 来就来吧_魔法塔的星空
笔趣书阁 > 魔法塔的星空 > 第1665章 来就来吧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665章 来就来吧

  从一开始,苏里唐帝国就没有把格瓦那与海德尔两大帝国的贵族,放在跟自己同样的位置。这是这件事情背后,所传达出来的第二层用意。

  其实口谕这种事情,大到帝国,小到乡下领主,并不是说不能使用。但总要看对象、分场合。

  交情好的人,当然一句话能解决的事情,就不用大费周章了。除非是很正式的场合,不用纸面邀请或文书反而显得不礼貌。

  要是在战时,争分夺秒的时候,谁还费那么大劲去写一封正式文书呀。战场上找不找得到纸笔都是个问题。派个利索的人传话,一两句能交代的事情好过延误军机。

  所以有的时候,口头一句话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  但除此之外的情形呢?就眼前的情况来说,这就是在羞辱人呀。

  纵然待在主位上的魔法师没有贵族的头衔,原魔王的身份在这个时代适不适用有待商榷。但是坐两旁的大批贵族,难道他们的身份一点排面都没有?

  虽然没有大公爵这种几乎等同于封疆大臣在里头,但公爵、侯爵也都是扎堆的。这些人遇到小国国王,可是有资格平等对话的。出访其他帝国晋见对方的皇帝,也都是能得到礼遇的。

  如今却被一个小小的,不知所谓的使者给无视了!纵然这大概不会是这名使者的本意,而是他背后那位帝国大汗的授意。但同为帝国贵族,哪里受过这样的气!

  不过把气撒在一个使者身上完全没意义,迷地也同样有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的惯例。所以在苏里唐帝国的使者传完话之后,他就感到一阵无形的压力。

  两大帝国大大小小的贵族,都用着看死人的目光看向来人。

  假如这些人不通武艺,擅长方向为政务或商业那也就算了。但是这些人可都是军伍出身,几天前还在跟恶魔联军厮杀。如今他们身上的血气与杀气可正旺着。

  迷地可是有着精神力量、信仰力量的魔法侧世界。格瓦那与海德尔两大帝国的贵族们,因为怒意刺激而出的血气与杀气几乎要化为实质利刃,刺到来使身上。让苏里唐帝国的使者惶惶不安。

  这其实就是所谓的军威,经历过血战的强军才具备的威能,常人难以抵御。就算不被针对,哪怕只是站在附近,都会受不了这种几乎要凝为实质的气势。

  而且现在魔法阵城市可不是个单纯的城市,像是个大军营一样。所有在这里的军队又为了要迎接一个帝国的使者,所以他们都聚集起来,列队示威。

  如今受到会议室里的军威刺激,笔直站立在外头的将士们竟有呼应之意。那股杀气几乎要冲天而上。

  ”咄!”一声清脆,类似木梆子的响声,瞬间打消了这冲天的气势。同时也让受此压迫的苏里唐帝国使者解放出来。

  这位使者偷眼看着跟随自己而来的护卫们,这些大汗铁骑的狼狈模样没比自己好到哪里去。

  其实能够在敌人军队环视下,深入敌方阵地中,即便有’不斩使者’的战场惯例在,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也相当有勇气了。

  因为不斩来使,不意味着不能在对方身上留点记号,作为’回信’。

  喜欢这么瞎搞的将领,在迷地历史上可是有不少呢。特别是两百年前宗教战争中的那群疯子,留点纪念品再送人离开的,那根本就是常态。

  假如出使的是哪边小国的军队。挟帝国天威,恐怕自己光是出现,又有大汗铁骑随身,对方从上到下还不跪地迎接,头甚至不敢抬起来。

  但这位使者没有想到的是,原本以为只是出使一座未经许可就盖的魔法塔,胁迫对方离开的小差使,对方居然有两大帝国保驾。来的也不是什么光打着旗号的纸老虎,而是凝聚出军威的强军!

  从遍布迷地天空的金属怪物强制停战,让恶魔与地底世界的邪恶阵营联军瞬间灰飞烟灭。接下来的数天就是各种真假情报乱飞,论坛上无数荒诞言论出现的混乱时刻。

  面对这急转直下的变故,苏里唐帝国内部的混乱比起外界,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直到一则奇怪的情报摆放到了大汗面前,关于深渊之门前,有人正在建造魔法塔的消息。

  由于情报来源的可靠性相当高,加上从其他地方也能找到左证的证据,所以苏里唐帝国的反应不可谓不快。只是在怎么处理上,大汗的小朝廷里头出现了分歧。

  有些人支持赶走魔法师,把魔法塔占下来堵住深渊之门,并留为己用。有些人支持赶走魔法师,毁掉魔法塔,直接关上深渊之门的。

  支持前者意见的人,当然是着眼在深渊能够收集的魔法材料上。这些以深渊或恶魔为前缀的魔法材料,在迷地可是卖得出好价钱呀。

  但不论是那一派的意见,共通前提都是把正在建塔的魔法师给赶走,不计死活。特别是天空中金属怪物消失的当下,这无疑是最佳的时机。所以才有这位使者今天走的这一遭。

  可如今看起来,好像所有情况都跟一开始盘算的不一样。

  首先就是魔法塔居然盖好了!至少三层楼是已经叠起来了。然后在魔法塔外还围了一圈城市,虽然大部分房子看起来没住人。

  最大的意外莫过于格瓦那与海德尔两大帝国的态度,留在这里的王牌军队和飞空艇军团,这些都说明了两大帝国准备赖在这里不走的决心。

  假如是国与国之间的讹诈,做个样子就好,用不着上手就把王牌丢出来。

  再说他们要强占的地方,不是不相关的第三地,而是属于苏里唐帝国的领土!

  要是不相关的第三地,那就见者有份。没有分润一点利益出来,想要苏里唐帝国松口,哪怕对面的也是一个帝国,那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
  但这里可是帝国固有的领土呀!被有着魔法师协会做靠山的魔法塔,企图挖走一块就算了;反正在帝国的威势下,选择妥协的都是魔法师协会。但另外两个帝国跑来凑一脚是怎么一回事!

  至于第三样误算,出面的塔主不是传闻中的那个魔法师,而是另外一个女人,疑似千年以前的魔王。这点小事对比前两项,根本就不算什么了。

  所以眼前这位苏里唐帝国的使者,他明白自己当下最重要的任务,可不是什么宣扬国威。而是活着回去,把有关这里修正后的情报送回给朝着魔法塔而来的大军,还有金帐下的黄金家族。

  在使者眼中,那些贵族好解决。毕竟大家都在贵族圈子混,做什么事情都还讲规矩。何况我也是帝国,你也是帝国,这边给一点面子,那边就还回来一点。

  可是那位魔法师会怎么做,那可就吃不准了。这也是苏里唐帝国使者承受着压力的同时,一句话也不敢说的原因。

  现在的情形明显已经超出掌握,那个美人魔法师又疑似为魔王。在这种情况下,不必要的刺激与试探,都有可能让自己小命不保。这才是最让人为难的。

  普通人会对杀一个帝国使者感到顾虑,甚至光听到帝国的名头,就能让他们跪下伏身。但在场的人可就没有这一层顾虑了啊。

  而且不少人的身分地位比自己还高,真被杀了,那也就杀了。就算身后的大军在踏平魔法塔的时候,顺道为自己报仇,自己也已经是个死人了啊。

  将烧尽的烟灰敲进烟渣壶里,芬没有打算点上第三回。而把玩着旱烟管,同时站起身,说道:”知道了。”说完就准备走。

  这样的动作,当然带给众人一阵茫然。

  至于军威气势被打断这种事情,其实当事人顶多有一点感觉,但实际上是不明白的。这种无形的气势捉摸不定,即便失去了,也不会有什么损失,自然不会放在心上。

  苏里唐帝国的使者首先绷不住自己的表情,他失声大叫道:”魔法师,你知道什么了!你清不清楚在我背后有五十万大军,正朝着这座魔法塔而来。帝国铁骑,骁勇善战,被我们攻破的魔法塔无数。你不离开,唯有战死一途,你知道的是这一点嘛。”

  芬停下脚步,正眼看着大放厥词的使者,说道:”难道我说不要来,你们就不过来了吗。所以说,那就来吧,不用顾虑什么。”

  ”还是你以为格瓦那帝国与海德尔帝国会豁尽全力来保护你?他们这点数量,顶多造成一些困扰。就算飞空艇军团在,我帝国也不是没有手段对付。”

  迷地的空军优势很大,但还没有到绝对的程度。否则五大帝国早就一统,海德尔帝国君临天下了。

  或许其他几个帝国不像卡尔斯鲁厄帝国那样,有空骑士军团对标飞空艇军团,就算无法取得优势,也能打个四六开或三七开。但其他几个帝国只要肯付出代价,也不是不能换掉飞空艇军团的。

  以眼前的情形来说,除非海德尔帝国抢先开战,命令飞空艇主动进攻。否则苏里唐帝国一方有大把的时间,做好对空战的准备。

  然而海德尔帝国做不到这点。因为在法理上,他们是抢夺苏里唐帝国领土的入侵者。假如目的就只为了这座魔法塔,他们就得想办法在谈判桌上取得妥协。想妥协,就不能主动!

  假如打算破罐破摔,直接转为入侵战争,以打求和,眼前的战力也不是苏里唐帝国五十万大军的敌手。这可是会合了东西两境汗王和大汗的精锐武力,妥妥的正规军。

  更不用说,他们没有任何入侵的大义名分,得不到第三方的支持。待在这样的位置,就是他们最大的错误。

  不过芬却没有在乎这些,而是说道:”用那个男人说过的话,假如我指望别人来保护,那我早就死到骨头能打鼓了。所以对付你们,用不着他们。要来就来吧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goth.com。笔趣书阁手机版:https://m.sgoth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